炮炮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可如今的美智子已不是当年的美智子,如今的她可以轻而易举达到自己的目的,也可以更好地掩盖自己的心思。复制网址访问

“我没有任性。”她沉声道:“还不知道吧,睡在身边的这个女人就是杀害千代的真正凶手!午夜梦回时,不知道她是否有想杀的念头?”

萧母一直想要隐藏,那她就偏偏要暴露出来,她倒要看看,一对已经失去了最基本信任的夫妻还如何白头到老?

萧父的神经顷刻被触动,不因美智子的故意挑拨,只因千代这个名字。

当见到萧父眼中凶恶的神情时,萧母终于怕了,这个害怕不是面对美智子时的隐忍不发,不是被拆穿真相的无能无力,而是从骨子里散发的恐惧。她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,让人不寒而栗,让人心惊胆颤。

她一步步后退,不断摇头道:

“我,我……我没有,我从没有过那种念头。”

可她的话,却不是萧父要知道的答案。

“千代是杀的?”萧父郑重问道。

即便心中已有了答案,他也想听萧母亲口来说。因为,他不信。他不敢相信。

萧母是有些霸道,有些一意孤行。可这么多年守在他身边的,是她。那种早已无法摆脱的陪伴,是再多年轻时的爱比之不了的。

夏日阳光美女清新自然户外写真

让他相信萧母杀了千代,他要如何去认可?

萧母的眼中满是泪水,此刻她已经说不出什么对自己有利的话,更无法解释。因为,一切就是事实。可让她亲口说出,亲口面对曾经的自己,她却胆怯了。

美智子虽然很喜欢看到萧母的害怕模样,但她更想看到萧母被戳穿谎言后的慌张。她的话即使明确地告诉萧父,又是对萧母的威胁。

“她都亲口承认了,要不要我把证据再说一遍?”

当美智子的威胁近在耳边,萧母终于崩溃了。她大叫道:

“不,不要!我也是迫不得已,谁让打电话给我说,要离婚。如果不是的电话,我不会要杀她,她不会死。”这一刻,她失去了理智,只记得自己的惊慌。她冲萧父咆哮道,眼中已没了希望。

“混账!”萧父怒吼一声,紧接着一个耳光袭来,萧母只有全力承受的份。

“怎么能杀她?怎么敢杀她!”萧父浑身的血液凝聚在一起,他怒气冲冲地指着萧母,想要怒骂,想要暴怒,可却一句话也没说不出口。

狠狠的一巴掌也让萧母从慌张中回过神来,她毫不客气道:

“她破坏我的婚姻,破坏我的家庭,我为什么不能杀她?”她要发泄自己的愤怒,她要让所有人明白,她的悲哀。

“……”萧父一句话说不出,可积压在胸口的怒气却越来越烈。终于心脏承担不了怒火的充斥,于瞬间爆裂。

他捂着胸口,痛苦地倒在地上。

“他怎么了?”美智子一惊,慌忙问道。

萧母也猛然一愣,慌忙道:

“他心脏不好,快,快救他。”

这一刻,她才感觉到生命的流逝,才真正意识到萧父于她的意义。如果萧父有什么意外,那她所做的这些事还有什么意义?

萧父被快速送往医院,于此同时,美智子忽然得到了萧瑶与张赫车祸的消息。

萧父的抢救还在继续,萧瑶也被送到了医院,而张赫,于车祸中意外去世。

当得知张赫去世的消息,唐薇薇忽然有些恍惚。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个人的身影,那样的优雅,那样的淡然。张赫绑架她的时候,她害怕,她无助。可当得知张赫的身世后,她却生不起气来。张赫于她的意义不但是一个朋友,更是内心恐惧的纠结。

所有的一切伴随着张赫的离世而消失,唐薇薇趴在顾川怀中,心情有些阴郁。

萧瑶车祸导致头部重创,浑身多处骨折,伴随着大出血,情况十分危急。萧母已经哭成了泪人,转眼之间,她的丈夫,她的女儿都在急救室内。如果她知道如今会变成这个样子,当年她说什么也不会那样做。

萧何匆匆赶来,对顾川点点头,便安慰萧母。

萧何的到来让萧母看到了媳妇儿,她不断向萧何诉说往事,断断续续中萧何也听明白了几分。好像自己的父女和眼前这个优雅的女人关系似乎并不简单。

美智子沉静地看着这一切,萧父的忽然晕倒,她还是忍不住担心。大概这就是真实的她吧,既然压抑自己的情感,可在危机关头却仍然掩饰不住。

两个警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,站在萧母面前请她配合调查一场二十六年前的谋杀案。

萧母知道,什么都完了。

可她不能走,最起码让她看到丈夫和女儿的苏醒。

“警察同志,我求求,让我看到他们醒来,我什么都配合。”萧母卑微地祈求道,此刻生命于她已没有多少意义,丈夫与女儿的安危才是她最看中的事。

萧何皱着眉,向警察询问情况。二十六年前,那对于他来说太遥远。

警察很客气,也很坚决:

“萧先生,母亲已亲口承认谋杀事实,有什么疑问请和我们回警局细聊。”

眼见萧母必须要离开,此时,抢救室的大门忽然打开,萧父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。

“萧哥……”

“爸……”

所有人都围了上来,想到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。

萧父的身体很虚弱,却也慢慢睁开了眼睛。眼前的这些人,那样熟悉,却也有些陌生。

见到美智子眼中的担忧,萧父最终是缓缓叹了口气。因为他的虚弱,这声叹息并没有被人察觉。

“谁是萧瑶的家属?”护士再次从抢救室走了出来。急促的一句话也让萧家的人神经紧绷。

“我是,我是她妈妈。”萧母快速来到护士面前,紧张道。

只听护士道:

“车祸造成大出血,她是熊猫血,血库备血不足,们家属中谁和她的血型一样,赶快去抽血。”

护士的话让所有人的神经再次紧绷,这也是大家第一次知道萧瑶的血型。可无论是萧母亦或是萧何都不是这种血型,萧父如今又身体虚弱,根本献不了血。

原本担忧的美智子神情顷刻变得有些奇怪,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猛地冲到萧父床前,质问道:

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!”

本书来自 品&a;书

二月 19th, 2021  in 未分类 炮炮视频已关闭评论